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P2P將告別“寒冷”2019年,2020年還有哪些期待?
時間:2020-01-02 09:45:25   來源:和信   閱讀:85次
       從1月的“175 號文”到4月的備案試點工作方案流出,再到5月的“增資潮”,6月網傳的“備案”延期,這一年,P2P就像行走在迷宮中,茫然不知出路。
 
       但是,如果說急速行駛的上半年還看不到歸途何處,那么從備案試點變成“監管試點”的下半年以來,P2P這輛舶來的“改裝車”已經窮途末路。
 
       進入11月,隨著加快網絡借貸機構分類處置工作推進會的召開,監管已明確表示,支持機構平穩轉型,引導無嚴重違法違規行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礎和一定股東實力的機構轉型為小貸公司。對于極少數具有較強資本實力、滿足監管要求的機構,可以申請改制為消費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機構。
 
       業界認為,P2P公司要想繼續運營下去,首先“持牌”是硬性要求。但不管哪種牌照,申請難度都不小,還有一定的資質要求,這條路亦不好走。
 
       但幾家歡喜幾家憂,當歡喜和憂愁都回歸理性,這場道別也多了幾分釋然和期許。“2019年是P2P行業的‘存量風險清退年’”,網貸天眼研究院負責人李鵬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道。
 
       但他還認為,如今,金融科技試點的大幕已經拉開,而北京更是成為金融科技試點的“排頭兵”。P2P未來是否也能納入金融科技試點范圍,這或許是它們最后的期待。
 
 
消失的P2P們
 
       “很多公司都在裁員,去年以來身邊的不少同行都在面臨失業,甚至還被要回了之前的工資和獎金。”曾就職于北京某P2P機構的王嵐對記者坦言,“從P2P在國內興起后得到野蠻生長,再到爆雷頻頻監管的清退治理,這就像一場輪回。”
 
       “P2P不會有未來了。年初時我們積極備案,后來聽說試點也沒了,又忙于‘三降’和轉型,但終究還是沒能挨到年底。”講話的這位是上海某網貸平臺的CEO胡宇,說完他嘆了口氣,轉身離去。其身邊朋友印象中,在年初備案那一陣兒,胡宇還沒日沒夜地忙于奔走備案的事,現在也悄無聲息地慢慢淡出這個圈子了。
 
       2007年,從第一家網貸平臺“拍拍貸”上線,到2013、2014年行業迎來井噴式增長,尤其在最初幾年的“三無狀態”,即無準入門檻、無規范操作標準、無金融監管下,P2P行業得到了幾乎野蠻般的生長。
 
       2015年可以看作行業的轉折點,那一年運營平臺數量達到3464家,行業也愈發魚龍混雜。所以自2015年起,互聯網金融監管環境日益趨嚴,尤其是2018年6月,雷潮集中爆發后,監管政策密集出臺,2018年也成為了P2P行業深化整治的一年。
 
       熬過了雷聲四起的2018年,2019年也并沒有讓戰戰兢兢的P2P好過起來。如果說1 月下發的“175 號文”為行業添上一筆“悲劇”的底色,那么3月央視3·15晚會曝光“714高炮”,團貸網和口袋理財相繼立案和被查以及8 月的證大戴志康自首,這些接踵而來的噩耗徹底將P2P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業內還曾把6月、7月看作行業發展向好的轉折點,但隨后這一夢想也破滅了。先是網傳的“備案”繼續延期;一個月后,等來的備案試點卻變成了“監管試點”。
 
       彼時,互金整治領導小組和網貸整治領導小組聯合在召開的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座談會上對“備案”二字只字未提。但會議也指出,按照“成熟一家、納入一家”的原則將基本合格的網貸機構納入試點。
 
       10月15日,央行相關負責人于媒體通氣會上表示:“力爭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網貸領域存量風險化解。”言論落地,P2P徹底宣告死刑。
 
       隨后,在行業“清退”的大背景下,P2P正常運營的平臺數量繼續大幅度下行。截至2019年11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下降至456家,相比10月底減少了30家。
 
       據不完全統計,11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為30家,其中停業轉型平臺為10家、問題平臺為20家。截至2019年11月底,累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達到了6157家,P2P網貸行業累計平臺數量為6613家(含停業及問題平臺)。
 
       從地區分布上來看,12月,廣東地區的正常運營平臺也跌破百家,為83家,至此,全國正常運營平臺數量超過百家的地區僅剩下北京地區。北京地區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為112家,上海正常運營平臺下降至38家,浙江以29家正常運營平臺數量排名全國第4位。4個地區正常運營平臺數量占比為57.46%。
 
       其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排名尾端的地區,全國共計21個地區的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不超過10家。黑龍江、天津、云南、西藏地區的正常運營平臺僅為1家。
 
       10月以來,不斷有省份宣布對P2P平臺采取“一刀切”。12月19日,繼湖南、山東、重慶、四川、河北后,甘肅也宣布將全部取締轄內P2P網貸業務。從高光到至暗,P2P正退出歷史舞臺。
 
       “除了上述省份對轄內P2P平臺的接連取締,及一些網貸聚集地如上海、杭州也一直傳言‘一家不留’之外。”李鵬飛補充說,“近期‘套路貸’和非法數據服務等也相繼被監管嚴厲打擊,這其中不少涉及違法業務的平臺開始被‘清算’,更是加劇了行業的洗牌。”
 
       2020年,最后的期待
 
       另一方面,加速P2P清退步伐的,還有第三方存管銀行和支付機構的相繼出走。
 
       隨著爆雷潮的登場,不少銀行開始放緩與P2P網貸平臺合作的腳步,收緊資金存管業務,甚至選擇退出該存管業務,行業也頻現換存管行的現象。其中僅9月,廈門銀行就已與至少8家P2P公司終止存管服務。
 
       除了存管銀行不斷收緊與P2P平臺的業務之外,第三方支付公司也開始加速撤出與網貸機構支付通道方面的合作。
 
       10月25日,紅嶺創投發布《關于第三方支付停止兌付服務及提現安排的通知》稱,“由于第三方支付公司已全面停止與P2P公司的合作,與其合作的寶付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等已正式通知自2019年10月31日起停止為我司提供第三方兌付服務。在沒有新的提現替代方案之前,自2019年11月1日起暫采用人工處理方式。”
 
       除紅嶺創投之外,還有荷包金融等多家網貸平臺公告稱,第三方支付機構已全面停止與P2P公司合作,關閉支付通道。
 
       一方面,P2P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劫難”,生存環境日益嚴峻;另一方面,清退的同時,監管部門也給網貸行業合規運營的平臺指明了轉型路徑。
 
       11月初,互金整治辦和網貸整治辦聯合召開的加快網絡借貸機構分類處置工作推進會曾明確表示,支持機構平穩轉型,引導無嚴重違法違規行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礎和一定股東實力的機構轉型為小貸公司。對于極少數具有較強資本實力、滿足監管要求的機構,可以申請改制為消費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機構。
 
       為網貸機構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提供制度依據,互金整治辦和網貸整治辦近期向各地方整治辦印發《關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且已有地方整治辦響應執行,引導屬地網貸機構向小貸轉型。
 
 
       除了少數頭部機構占據持牌優勢,大部分沒有牌照的小微網貸機構只有清退和轉型助貸這兩種選擇。但助貸業務目前仍屬于灰色地帶,市場和從業機構依舊混亂不堪,很多機構在展業過程中偏離本源,除了導流還實際負責貸款審核和風控,甚至存在吸收公眾存款、從事資金池業務等違法行為。
 
       隨著助貸機構的異化和助貸行業問題頻出,監管部門也著手開始整治。10月13日,北京銀保監局發布《北京銀保監局關于規范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通知》(京銀保監發〔2019〕310號),直指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開展的助貸、聯合貸類業務,對銀行機構提出了嚴禁未經授權開展合作、嚴禁與以金融科技之名從事非法金融活動的企業開展合作、嚴禁與虛構交易背景或貸款用途等“五嚴禁”要求。
 
       10月23日,銀保監會官網發布《關于印發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補充規定的通知》,要求助貸機構必須擁有擔保資質。無資質的助貸機構開展直接或變相融資擔保業務不僅可能被罰款,甚至可能被“予以取締”。
 
       “很多機構做的助貸業務類似于沒有牌照的融資擔保業務。當前助貸業務仍屬于整治過渡期,但未來網絡小貸和融資擔保業務則該各歸其位,不能讓非持牌機構全盤照收。”一位接近監管層人士對記者說。
 
       從監管的最新會議內容可以看出,P2P公司要想繼續運營下去,“持牌”是硬性要求。但不管是小貸牌照、消費金融牌照,還是融資擔保牌照,申請難度都不小,還具有一定的資質要求,這條路亦不好走。
 
       上述人士還表示,事實上,從P2P的初心來看,這個行業的確對我國金融體系有相當積極的意義。P2P能更好地服務被銀行等大型金融機構所忽略的尾端群體,將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和個人理財需求對接。所以,理論上而言,P2P如果良好發展對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有著促進作用。
 
       “但這些年來,隨著網貸行業利率超高、數據泄露、暴力催收等問題的不斷曝光,野蠻生長的P2P網貸終于在一次次的雷潮和動蕩中明白,行業需要監管,發展需要規則。國家也陸續出臺了各項管理措施,整頓行業,但這一切還是沒有及時挽救其于水火之中。”該人士說道,言辭之間,似乎也裹挾著些許惋惜。
 
       在李鵬飛看來,2019年雖然是P2P行業的“存量風險清退年”,但如今,金融科技試點的大幕已經拉開,北京更是成為金融科技試點的“排頭兵”,根據目前公開信息,參與試點的多為持牌機構。但是未來是否P2P也能納入金融科技試點范圍,是目前P2P們最后的期待。
 

和信

聯系我們
聯系郵箱:market@hexindai.com

Copyright 2013 by Credithe Corp.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備18009034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6013號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_日日摸天天碰免费视频